广东省保险中介行业协会

站内导航

当保险“恋”上“余额宝”

来源:中国保险报·中保网发布时间:2014-04-23 15:0927 阅读: 1797

人身险费率改革去年8月高调“亮相”,国内保险公司“你方唱罢我登场”,竞相推出的降价让利“折子戏”赢得了阵阵喝彩。可是,谁也没想到,最卖座的一场戏出现在今年元宵节,“主角”之一是名不见经传的广东珠江人寿,其联袂“余额宝”发行一款普通万能险,开售3分钟即告售罄,预期的3亿元保费收入尽揽怀中。

有人将其视为“屌丝逆袭”,然而,珠江人寿这家成立仅一年的地区性保险公司,此番借助“余额宝”以少集多、聚零为整的魔力,博得了国人眼球,叫响了自身品牌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完成了保险新品销售,真真创造了一个奇迹!毕竟,国内目前尚有10多家人身险公司,靠拉人头、铺网点的传统方式“苦干”一年,保费收入依然徘徊于3亿元以下,现如今,珠江人寿演绎“3分钟胜过一整年”,某些人难免会汗颜一把。

“这就是互联网保险的神奇魅力,它对传统保险模式产生的颠覆式影响无可估量、不可小觑!”山东财经大学教授李茹兰谈及阿里“余额宝”、微信“财付通”近期的不凡举动,特意强调了马云的一句话:“银行不改变,我们就来改变银行”。

其实,“余额宝”和珠江人寿的“元宵节联袂演出”并非绝无仅有。记者注意到,去年下半年以来,马云的阿里、马化腾的腾讯曾多次涉足包括普通保险、货币基金在内的金融业务,并且每每都是大动作、大手笔,当然,也引发了许多激烈论争。

“互联网金融何以如此之火?我们可以从四个视角来观察这个现象。” 李茹兰对记者分析:“首先,阿里和腾讯近年来取得巨大的商业成功,赢得了无可替代的市场地位和信誉,老百姓信得过;其次,运营中致力打造以网络支付、移动支付为特征的第三方交易安全平台,积累了大量的存量客户,如阿里的注册用户群体超过了8亿,微信的注册用户达到了3亿,其中,又各自拥有几千万乃至上亿个开通了快捷支付的活跃用户,年轻人居多,习惯网络消费,擅长网上淘生活,投资理财也不例外;其三,最重要的,是降低了人们融入保险消费、基金投资和理财产品购买的门槛,‘让每个人的每一分钱都有赚的机会’这一互联网众筹理念,对渴望钱能生钱的大众百姓形成了强力磁场,产生了巨大吸引。其四,承诺短期高收益起到催化剂作用”,李茹兰说:“10万元存在银行,一年定期储蓄利息3250元,而如果转进余额宝变成宝类产品,或转进财付通变成货币基金,一年预期收益能达到7000多元,多数情况下不收取任何手续费,哪头合适,老百姓自然明白。”

“春节过后,围绕着余额宝的元宵理财产品出现了激烈争论,有的横眉冷对力主‘砍树',有的赞赏之余主张‘修枝',到底应该怎么看?”记者问。

“管理层态度是风向标”,李茹兰回答:“对互联网的各种‘宝类产品',人民银行没有叫停,而是由保监会规定险企高现值产品收入不得超资本金2倍,保持偿付能力充足率应不低于150%;证监会也要求基金公司就所投资银行协议存款做出风险管理,用风险准备金做出保障。如果货币基金所投资协议存款未支付利息将严格与风险准备金挂钩。这个举动,体现了管理层对互联网金融的宽容,对其引发的一系列变革乐见其成。尽管这场变革动了某些人的‘奶酪',但是互联网金融的异军突起,打破了银行赖以躺着挣钱的利率管制,更冲击了国有金融的寡头垄断格局,对利率市场化进程起到推手作用,给老百姓增加财产性收入带来希望,与管理层的改革顶层设计思路应该是基本吻合的。”

“‘砍树'不足取,但‘修枝'很必要”,李茹兰进一步分析说:“互联网‘宝类产品’在收益承诺上有冒进之嫌隙,尤其在宣传推广保险类产品中有误导之瑕疵,引起各方面警觉不足为奇”,李茹兰向记者剖析了“宝类产品”的几个“隐忧”:其一,收益的不确定性。“宝类产品”投资标的单一,吸纳的资金90%会投向银行协议存款,而协议存款利率的高低是因应供求关系而浮动的。其二,冒犯了银行利益。“宝类产品”吸纳的5000亿资金虽然从未曾流出银行体系,但是这5000亿资金的性质由一般存款变成了同业存款,根据商业银行法的要求,银行因此丧失了20000亿的信贷货币创造,对主要依靠存贷利差赚钱的银行而言,这是一种利益上的“冒犯”,银行利用其垄断地位与“宝类产品”进行“神仙打架”不足为奇。其三,假若协议存款利率低于既往水平,“宝类产品”兑现收益承诺将发生困难。因此,监管部门要求保险企业和基金公司必须准备充足的风险保证金,保持充足的偿付能力。其四,某些“宝类产品”推介打“擦边球”,如有的不明确提示风险,让一些投资者误以为“宝类产品”稳赚不赔;有的偷换概念,避谈产品差异,如货币基金的申购赎回不收取任何费用,但购买万能保险则需要缴纳初始费用和账户管理费,而且,用户在承保期退保还要承担相应损失,在这些基本常识上若发生误导,事后很容易发生保险纠纷,一旦引发非正常、群体性退保还可能导致系统性风险,等等。“面对这种状况,央行目前已经着手对‘宝类产品’加强引导和必要监管,建议媒体对投资者的风险教育也应该及时展开。” 李茹兰说。


返回顶部